如果你骂游戏祸害未成年人的时候,你应该了解这些

我们不需要知道电子游戏是什么,它会不会造成近视,它会不会上瘾,我们只需要一个背锅侠,一个可以掩盖家庭教育失败、学校教育失败、社会教育失败的东西,现在它叫游戏,十五年前它是早恋,三十年前它是偶像,三十五年前它是香港电影,四十年前它是武侠小说。

赤兔下线背后:中国职场社交路在何方?

文章来源: “沈博阳” 公众号

原文地址: 《赤兔下线背后:中国职场社交路在何方?》

赤兔上线当天(2015年6月23日)

赤兔即将下线的消息在业内激起了不小的波澜。很多用户和媒体朋友通过各种途径给我发私信,表示惋惜,也提出了疑问甚至质疑。从领英离开将近2年了,除了一封告别信,对赤兔和在领英中国发生的故事,从未做出过任何回应。考虑再三,决定写一篇文章,回顾赤兔,同时总结一下自己对于中国职场社交的理解。也算是对那段奋斗的日子做一个小结。虽然提到了跨国互联网公司在中国发展所遇到的挑战甚至一些公司内部尖锐的冲突,这篇文章更多的是对赤兔下线的回应以及对于中国职场社交一个技术层面上的盘点和思考。对领英中国四年所折射出的跨国互联网公司在中国发展困境更深层次的思考,未来会考虑单独写一篇文章加以总结。

Read More

罗永浩-锤下那个理想主义者

文章来源: “人物” 公众号

原文地址: 《罗永浩 锤下那个理想主义者》

感情很复杂。每一个人说起那个名字,几乎都这么说。每一个人在采访中都在检视自己说了什么,怕伤害他。每一个人最终似乎都原谅了他,没有恨意。他永远是话题的中心,聊着聊着,就绕到他身上。不管老同事们吃饭,还是在那个名为「一个养老院」的离职员工微信群,怎么聊也聊不完。「你知道人群里没有比他更健康的人,但是他又在做企业这件事上这么难以改变,这么固执。」草威说,「他就是一矛盾体,他是一个万中无一的天才和病人。」

文|谢梦遥

「他要创业卖尿不湿,我也卖尿不湿」

Read More

孤独后厂村:30万互联网人跳不出的中国硅谷

文章来源: “GQ报道” 公众号

原文地址: 《GQ报道 | 孤独后厂村:30万互联网人跳不出的中国硅谷》

北京北五环外,一块叫作后厂村的2.6平方公里的土地被誉为“中国硅谷”。这个远离北京市区的区域聚集了百度、腾讯、网易、新浪等互联网巨头公司,是“中国单位经济产出和智力密度最高的地方”。
站在人类科技发展前沿的同时,后厂村的30万年轻人过着高收入、低消费的生活,承受远离市区、社交匮乏的封闭和孤独。但他们对此并不在意,认为未来比当下更重要。会为现在的生活质量感到困扰吗?这个问题的答案往往是“趁年轻先拼几年”或者“苦是阶段性的”。

①背不出门的LV

林晓冉不敢背着LV去后厂村上班。那个9000块的白棋盘包是她一年前在意大利旅游时买的,同去的朋友在LV店里忙着抢购,纷纷劝她也买一个。她架不住劝,买下了人生中第一个奢侈品。可回到后厂村,包套着盒子和防尘袋在衣柜里躺了两个月,她舍不得拆封。

背着它去上班的情景在她脑海中反复放映:从早高峰的地铁13号线到后厂村软件园长长的步行道,男男女女背着款式相似的双肩背。那是互联网大厂给员工发的,各式各样的logo印在上面。

挎着LV走在这样一群人里,太突兀了。她停止了想象,掏出手机给LV拍照,上传到二手平台原价转让。

Read More